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班级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文欣赏 戏子的随想 高二6班  

2013-11-20 12:44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

肖怡云

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
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
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
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
所以
请千万不要
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
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
亲爱的朋友
今生今世
我只是个戏子
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席慕容《戏子》
 
我想我是有戏子情结的,无论是电影《霸王别姬》里那个优柔迷恋程蝶衣,抑或是现实中梅兰芳在《贵妃醉酒》里闭月羞花的杨玉环扮相,都让我深深着迷过。他们着明黄蹙金绣凤的戏服,琼脂玉肤上描着青黛长眉、深红眼影,眼波流转间自是风情……哦,对了,他们的艳丽双唇,必得有个向上微挑的、带点漫不经心意味的弧度。
 
这才叫倾国倾城。
 
在《霸王别姬》中,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是个人戏不分、已成疯魔的旦角。他固执地认为既然戏里虞姬是深爱楚霸王的,那么扮演虞姬的程蝶衣也必须深爱着扮演楚霸王的段小楼。醉生梦死几经坎坷的挣扎、爱而不得弃而不能的矛盾使他几近疯狂。在最后一场《霸王别姬》中,他就像那个执着无畏的虞姬一样,拿了爱人的宝剑自戕,整出闹剧在这样一个悲壮的结局里收尾。
 
反观电影里另一个重要人物段小楼。他和程蝶衣截然不同,潜藏的软弱在生活的迫压下一点一点显露:他完全可以为了生存而将京剧抛得一干二净,背叛自己的家人和师弟。蝶衣和小楼代表了封建社会中伶人的两种类型。一类入戏极深,一类人戏分明;一类在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中悲惨死去,一类违背本性却混得风生水起。他们也是如今社会上尔虞我诈的牺牲品,告诫着后来者不能把真情实感投入,只有冷眼旁观、麻木不仁才可以明哲保身——就如那句红极一时的网络流行语所说:“认真你就输了。”
 
输不起的人,就好好演着戏吧。
 
历史上记载最早的戏子是优孟。他常常以谈笑和滑稽的方法旁敲侧击地劝说楚王。“岁余,像孙叔敖,楚王及左右不能别也。”“庄王大惊,以为孙叔敖复生也。”“于是庄王谢优孟,乃召孙叔敖子。”寥寥几行将一个大胆睿智却颇为讽刺的形象勾勒得活灵活现。有人说这就是作为戏子的最高境界,演得栩栩如生,却不会迷失本心,把深陷其中的人带出镜花水月。
 
锣鼓和二胡声拉开了优雅传情的序幕,台上轻歌曼舞,台下人声鼎沸;台上演绎着别人的悲欢离合,台下感受着别人的喜怒哀乐。戏子入画,一生天涯,舞着婉约水袖,唱着清亮歌调。戏子伶人的美丽华彩,在看客不知今夕何夕的陶醉中,流传千年。
 
或许我在意的,不是戏子本身,而是其在现实中衍生出来的抽象意义:现实就是一个大舞台。我们每个人都在做着“表演者”和“看戏者”身份的转换,到最后分不清自己是“原来的我”还是“别人理想中的我”。我们拿体面的工作、漂亮的成绩、浮夸的名利作为装扮,就为了旁人那一声“好看”的喝彩。
 
大多数人都是疲于奔命的段小楼,少数人是一往情深的程蝶衣。而淡静稳定的优孟,只会是那些心如止水、鉴照万物的人。
 
也许哪一天我累了,台下都散了,我就会在镜子前,撕去层层油彩,朝里面那个千疮百孔的人扯出笑容,
 
说:
 
我。
 
老师点评:戏中戏,人外人。时值今日,能分得清戏子与观众的已然不凡,谁又真记得层层油彩下的素颜是什么样子?谁又真知道镜中的自己不是另一块镜中的一场戏?想起一部电视剧——《心战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